北京体育台

不得吃,郑重的把它供奉在冰箱裡;许久之后,当你再看见它的时候,却发现它已经过期了。 一碗粥,弟弟要我吃
有一晚我发高烧,从诊所打完点滴回家后,就呈现昏迷状态,连起床上厕所的力气都没有,妈妈只好为已经八岁的我包上纸尿布。 曾有人做过实验,将一隻最凶猛的鲨鱼和一群热带鱼放在同一个池子,然后用强化玻璃隔开,最初,鲨鱼每天不断衝撞那块看不到的玻璃,耐何这只是徒劳,它始终不能过到对面去,而实验人员每天都有放一些鲫鱼在池子裡,所以鲨鱼也没缺少猎物,只是它仍想到对面去,想尝试那美丽的滋味,每天仍是不断的衝撞那块玻璃,它试了每个角落,每次都是用尽全力,但每次也总是弄的伤痕累累,有好几次都浑身破裂出血,持续了好一些日子,每当玻璃一出现裂痕,实验人员马上加上一块更厚的玻璃,后来,鲨鱼不再衝撞那块玻璃了,对那些斑斓的热带鱼也不再意,好像他们只是牆上会动的壁画,它开始等著每天固定会出现的鲫鱼,然后用他敏捷的本能进行狩猎,好像回到海中不可一世的凶狠霸气,但这一切只不过是假像罢了,实验到了最后的阶段,实验人员将玻璃取走,但鲨鱼却没有反应,每天仍是在固定的区域游著,它不但对那些热带鱼视若无睹,甚至于当那些鲫鱼逃到那边去,他就立刻放弃追逐,说什麽也不愿再过去,实验结束了,实验人员讥笑它是海裡最懦弱的鱼,可是失恋过的人都知道为什麽,它怕痛。
图文完整版: blog/post/226916437/


Comments are closed.